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劍道第一仙 > 第十一章 嚇尿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xabaof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聶藤腦袋發懵,愣在那。

    文靈雪和旁邊那些少女也露出驚容,內心受到沖擊。

    當年,身為青河劍府外門劍首的蘇奕,因為遭遇一場意外,才會淪為一個令修為盡失的廢人。

    這件事,廣陵城人所皆知。

    可此時,蘇奕僅僅一擊,便將羊晟重創!

    “羊晟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同一時間,黃乾峻臉色微變。

    羊晟是他手下最能打的護衛之一,搬血境煉骨層次的狠角色,現在卻竟然被蘇奕一擊重傷,這讓他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少爺……我……噗!”

    墻角處,羊晟滿臉痛苦,欲掙起身,卻猛地噴出一口血,腦袋一歪,直挺挺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黃乾峻臉色頓時變得暴戾森然,心中怒極,猛地一揮手,暴喝道:

    “還愣著做什么,動手,給我弄死他!”

    他身邊站著的一眾護衛對視一眼,皆踏步前沖,悍然出擊。

    這些護衛每一個皆有修為在身,都是經常打斗廝殺的狠角色,絕非一般的雛鳥可比。

    當他們沖出,就如群鱷撲食!

    僅僅那等兇悍可怖的氣勢,就讓文靈雪、聶藤等人呼吸一窒,個個手腳冰涼,腦袋空白。

    他們雖然很早就開始修煉武道,可畢竟從小衣食無憂,沒經歷過血腥廝殺、生死決斗。

    哪經歷過這等場面?

    他們的心神和膽魄,直接就被震住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機會,得好好磨煉一下靈雪,武道修行可不僅僅只修煉打坐就行了,對心神、膽魄、氣勢的磨煉,也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蘇奕將這一幕盡收眼底。

    處于這等境地,他卻不慌不忙,淡然如舊。

    直至群敵沖來,蘇奕這才邁步上前,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,沖在最前方的一名護衛卻感覺像被大山砸中,整個人被拍飛出去,砸碎一張梨花木椅子。

    根本不給人反應的時間,就見蘇奕踏步上前,每上前一步,便有一個護衛被拍飛出去。

    有的撞在墻壁上,骨骼斷裂。

    有的砸碎了餐桌,身上灑滿湯汁食物。

    有的直接被一巴掌打翻在地,口吐白沫暈厥……

    當蘇奕邁出七步時,這座雅間已是滿地狼藉,躺倒一地身影。

    各種慘叫隨之響起。

    自始至終,他出手的動作很簡單,隨意揮掌,輕描淡寫!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少女瞠目結舌,呆呆立在那。

    這個她們從宴會開始就無視和鄙夷的贅婿,竟然強大到一個人便橫掃群敵?

    這完全出乎她們意料,震撼到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聶藤也傻眼了,頭皮發麻,想到自己剛才還想著如何踩上蘇奕幾腳,心中就直哆嗦。

    在這滿是不可思議的目光中,蘇奕已來到黃乾峻身前,眼神微瞇,唇角泛起一絲譏誚,道:

    “你,剛才說要弄死我?”

    全場死寂!

    黃乾峻臉上青白交加,陰晴不定,瞳孔盡是駭然和恍惚。

    他明顯也被驚到,沒想到自己那一眾護衛,卻連蘇奕一個人都打不過。

    這和他認識中蘇奕那修為盡失的窩囊廢贅婿形象完全不一樣!

    此時,面對僅僅一步之遙的蘇奕,看著對方那深邃而淡然的眸,黃乾峻心中涌起不可抑制的寒意和恐懼,軀體都劇烈顫栗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,他畢竟跋扈驕橫多年,硬著頭皮道:“蘇奕,你再能打又如何,現在的你就是一個地位卑賤的贅婿,而我是黃氏一族的嫡系子弟!”

    說到這,他膽氣似壯大不少,語氣也變得冷厲,“你若要動手,盡管來便是,不過,以后就等著我們黃家的報復吧!”

    黃乾峻能夠在廣陵城驕橫多年,核心就是背后站著黃氏一族,其父親更是黃氏當今族長。

    這才是他驕橫的資本。

    果然,聽到黃乾峻的話后,文靈雪和聶藤他們心中一沉,意識到了這件事的后果會有多嚴重和麻煩。

    “威脅我?”

    蘇奕卻笑了。

    他驀地探手,一把攥住黃乾峻的脖子,將其整個人舉到半空,輕聲道:

    “有膽你就再多說一個字,看我敢不敢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黃乾峻脖頸劇痛,臉頰憋得漲紅,并且隨著蘇奕掌指發力,他能清楚感受到,自己腦袋昏沉,眼前發黑,似乎快要瀕臨死亡。

    強烈的求生的本能,刺激得他瘋狂掙扎起來,可卻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在眾人眼中,黃乾峻就如一只被攥住的螞蚱,生死一瞬間!

    難道,蘇奕真要殺人?

    這個念頭齊齊出現在文靈雪、聶藤和那些少女心頭,嚇了他們一跳,一個個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說話了?”

    蘇奕微笑問。

    黃乾峻臉頰扭曲,渾身劇烈掙扎,卻死死咬著牙,根本不敢說話,眼神中盡是深深的恐懼。

    長這么大,他第一次感到了近在咫尺的死亡氣息,那感覺讓他整個人都有崩潰的跡象。

    他有種強烈直覺,只要說一個字,蘇奕就敢擰斷自己的脖子!

    蘇奕鼻端忽地動了動,眉頭一皺,甩手一丟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黃乾峻滾落在地,其襠部位置赫然有一片水淋淋的尿漬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文靈雪、聶藤他們又是震撼又是想笑,誰敢想象,黃乾峻跋扈狠戾的紈绔,竟然被直接嚇尿了?

    “朋友還請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聲音在雅間外響起。

    一個錦袍中年匆匆而來,朝蘇奕抱拳道,“鄙人岳天河,聚仙樓掌柜,還請朋友給個薄面,放黃少一馬。”

    岳天河!

    文靈雪、聶藤他們眸子一縮。

    他們都聽說過,聚仙樓老板岳天河手眼通天,背景很神秘,往來賓客無不是廣陵城中頂尖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可出乎他們意料的是,蘇奕根本就不給岳天河面子!

    就見蘇奕眼神淡漠,道:“之前這家伙闖進來鬧事時,你不出現,現在他命懸一線,就跑來要我收手,你是認為你的面子足夠大,還是認為我蘇某人……很好說話?”

    話語隨意,態度卻無比強硬。

    岳天河明顯怔了一下,似沒想到文家這贅婿,居然連自己的面子都不給。

    他目光不著痕跡地一掃躺在地上的黃乾峻等人的身影,心中頓時凜然,肅然道:

    “蘇公子教訓的是,這件事也怪我來的太遲,否則,定不會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。還請蘇公子體諒一二,來日有機會,我定上門賠罪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抱歉見禮。

    文靈雪、聶藤他們徹底呆住了。

    以岳天河在廣陵城的地位,可根本無須這般低姿態的!

    可眼前的形勢,卻讓他們有些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蘇奕搖頭道:“賠罪不至于,畢竟這件事和你無關,不過蘇某丑話說前頭,你若真要摻合進來,可要小心引火上身。”

    岳天河眸子驟然收縮,仿似重新認識蘇奕一般,完全無法把眼前的蘇奕,和傳聞中那人人譏笑的文家贅婿當做同一個人。

    傳聞有誤!

    岳天河畢竟見慣風浪,瞬間就做出判斷。

    而此時,蘇奕目光重新看向了黃乾峻,道:

    “我蘇奕行事,向來怨憎分明,現在我把話就挑明了,我給你報復的機會,可只要你這么做了,就要承受其后果。你自己掂量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笑著朝不遠處的文靈雪揮手,“靈雪,咱們走吧。”

    經歷剛才那一幕幕震驚的事情,早讓文靈雪腦袋暈乎乎的,下意識哦了一聲,連忙來到蘇奕身邊。

    “各位還打算留在此地?”

    蘇奕又看了聶藤和那些少女一眼。

    這些正陷入震驚和惘然中的少年少女彼此對視,哪還敢再待下去?

    當即都行動起來,跟著蘇奕一起離開。

    自始至終,岳天河都不曾阻攔。

    直至蘇奕他們的身影消失不見,他這才長嘆一聲,“無愧是當年的青河劍府外門劍首,這廣陵城所有人都遠遠低估了他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岳叔叔,您和我父親可是老朋友,我都被欺負成這樣了,您為何不出手拿下他?”

    黃乾峻已站起身來,臉色鐵青可怕。

    “蠢貨!”岳天河心中暗罵,嘴上則苦笑道,“賢侄,我可惹不起這樣的麻煩,依我看,這件事你還得去找你父親解決。”

    正如蘇奕之前所說,摻合這件事,就等于引火上身!

    “沒想到,岳叔叔你竟是這種膽小怕事的人,連一個文家贅婿都不敢得罪,剛才的話,就當我沒說!”

    黃乾峻憤怒,撂下這句話,奪門而去,連他那些護衛都不管了。

    岳天河沒有挽留。

    他臉上浮現一抹鄙夷之色,這紈绔明顯被寵壞了,這些年沒他老子罩著,不知道早被砍死多少次了!

    “那文靈雪背后有文家,聶藤背后有城主府護衛統領,其他人背后的宗族勢力也是盤根錯節,我腦子糊涂了才摻合進這種渾水里!”

    岳天河想到這,目光又掃了一眼那些被蘇奕重傷一地的黃家護衛,心中疑云叢生。

    傳聞中,那蘇奕不是修為盡失了嗎?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南快3-北京快3 北京快3-欢迎您 安徽快3-推荐 上海快3-Home 河南快3-Welcome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重庆快3-Welcome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体彩快3-推荐 广西快3-欢迎您